五大联赛下注app · 2022年1月10日

疫情放大“资源诅咒”!哈萨克斯坦乱局初定,但挑战也刚刚开始

疫情放大“资源诅咒”!哈萨克斯坦乱局初定,但挑战也刚刚开始

哈萨克斯坦在经历了独立3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后,被认为是2022年首个“黑天鹅”事件的哈局势终于稳定了。

据俄媒报道,哈萨克斯坦民航委员会8日发布消息称,当天哈萨克斯坦全国将恢复38个国际航班的运行。当地的农贸市场等已经恢复营业。民众日常所需的一些食物也能在店铺内购买到了。不过,在阿拉木图等主要城市的一些街道还设有检查点,对往来的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测。

而在此之前的1月2日,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因液化气涨价发生抗议示威活动,随后迅速演变为大规模骚乱。这场骚乱已导致包括军警人员在内的数十人死亡,上千人受伤,另有数千人被捕,大量建筑、车辆、公共设施遭到破坏。

国际社会重,中国、欧盟等多方都希望哈局势能够尽快稳定下来,社会秩序回归正常。此后,随着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即集安组织,CSTO)应哈总统托卡耶夫的请求在哈短期部署维和部队,哈国内局势逐渐得到平息。

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执行院长杨成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哈萨克斯坦在新年伊始的动荡,天然气价格上涨仅是个导火索,“局势的演变显然超过哈萨克斯坦当局的预估”。在他看来,天然气价格的上涨,就好比“一个解压阀”,释放了新冠疫情以来哈国内长期经济不振所积聚的社会压力。

“资源诅咒”再现?

在一众中亚国家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油气资源储备丰富,是中亚地区最大产油国。世行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拥有全球第12大原油探明储量,国内石油储量超过了100亿吨,天然气储量超过了为1.8万亿立方米。在产油国组织OPEC+最新公布的2月产能分布中,该国的生产配额高达158.9万桶/日,在所有成员国中位居第七位。

除了油气资源,哈萨克斯坦国内已探明的矿产资源种类丰富,其中矿藏有90多种,矿物原料多达1200多种。不少矿藏储量占全球储量的比例很高,比如钨超过50%、铀41%、铬矿23%、铅19%、锌13%、铜和铁约为10%。

也正是坐拥这些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1991年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经济坐享全球大宗商品牛市的红利,但同时,面临去工业化、人力资源储备减少的问题。

世行数据显示,1991年后,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率先面对的是“失去的十年”。哈国内生产总值(GDP)在1992年达到250亿美元后,一直走下坡路,直到2003年才恢复到308亿美元。此后,受益于全球市场罕见的初级商品牛市,凭借丰富的矿产资源以及他国需求带动,哈萨克斯坦经济一路攀升,至2013年达到2366亿美元的顶峰。2006年,哈萨克斯坦GDP增速一度达到10.7%。但随着2014年全球原油市场的崩盘,哈萨克斯坦经济从此一路下滑。

2020年,哈萨克斯坦GDP仅为1710亿美元,增速为-2.6%。2021年上半年GDP同比增幅也不过1.6%,不及疫情爆发前水平。

在针对哈萨克斯坦的国别报告中,世行就指出,疫情和国际原油价格波动是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影响哈经济走势的主要因素。报告认为,疫情造成的经济后果是哈萨克斯坦最近20年来遭遇的最大经济困难。按照预测,疫情将导致哈国内收入差距拉大及加剧贫困现象。世行已将对哈萨克斯坦贫困率的预测由8.3%调整到了12.7%。

年初,哈国内液化天然气(LNG)价格涨幅显著。尤其是西部地区的曼格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由去年的每升50~60坚戈(约合0.88元人民币)跳涨到120坚戈(约合1.47元人民币)。“作为一个油气大国,哈萨克斯坦的油气资源储量还是比较丰富的。哈国内也一直适应了此前油气资源的低价供给,然后突然价格调到这么高,再加上疫情以来哈整体经济形势并未好转,肯定会产生非常强烈的社会不满。”杨成说道。

有美媒评论称:“哈萨克斯坦30年来的经济走势说明其作为资源大国,依旧难逃‘资源诅咒’的影响,疫情更是放大了‘资源诅咒’对哈萨克斯坦经济的冲击。而要改变现状,需要政府进一步完善其宏观政策。”

挑战刚刚开始

在集安组织的维和部队已开始进驻哈萨克斯坦后,哈国内紧张的态势得到有效缓解。集安诅咒秘书长斯坦尼斯拉夫·扎斯此前强调,维和部队驻扎哈萨克斯坦的期限取决于局势变化以及哈国领导人的决定,维和行动结束后,维和部队将撤离该国。这是集安组织在其近30年历史上第一次根据其条约规定向成员国部署军队。

对此,杨成表示,随着集安维和力量的入驻,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短期内有望缓和,但对于现总统托卡耶夫的挑战其实刚刚开始。“一方面是苏联解体30年来哈萨克斯坦十分珍惜的主权独立及作为其支撑的多向度外交有可能随着此次危机而部分消解,至少目前哈国内不乏这一质疑声浪;另一方面是则是经济社会领域的结构性问题能否在短期内得到缓解依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由此必然伴生可能周期性出现的挑战。”他解释道,独立30年来,哈萨克斯坦始终游走在大国间玩“平衡术”,“但集安力量的入驻,很可能打破这一惯例”。此外,杨成认为,对哈萨克斯坦而言,国家的治理和经济状况改善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结构显示,油气、矿产资源出口占其外汇收入的50%,对哈萨克斯坦GDP的贡献约为2成。尽管托卡耶夫已宣布了一系列稳物价的举措,试图稳定局势,但疫情以来,哈萨克斯坦高度依赖油气、矿产资源产业的经济结构并没有为其复苏增添足够的动力。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版《世界经济展望》中预计该国2021年经济增长为3.3%。

此前,托卡耶夫已出台一系列稳物价的措施,比如政府将对粮食产品以及液化气、汽油、柴油等进行为期180天的价格调控,“各地液化气最高价不得高于去年年底的价格”。